<dl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font id="nlrtj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font id="nlrtj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font id="nlrtj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nlrtj"></dl><video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output>
<noframes id="nlrtj">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dl>
<noframes id="nlrtj"><video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/output></video>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output id="nlrtj"></output>
<dl id="nlrtj">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dl></dl>
<dl id="nlrtj"><dl id="nlrtj"></dl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
快訊

4人一年賺了1000萬 電競博彩有多暴利?-電競

   2021-11-08 10:26:37    

前陣子網上出了個新聞,說是有個 4 人團伙,通過操縱隊員假賽、開外圍博彩盤一年賺了 1000 萬。

巧合的是,這條新聞剛好出現在了 DOTA2 世界邀請賽結束之后沒多久。

當時決賽雙方是中國的 LGD 戰隊和俄羅斯的 Team Spirit ,賽前國內外所有人都一致看好 LGD 戰隊奪冠,可是最終 LGD 戰隊卻輸掉了比賽。

LGD 輸的方式也非常令人迷惑,在五局三勝的比賽中,先是干凈利落輸了兩盤,又以碾壓的方式快速贏了對面兩盤,最后一盤又輸了,最終輸掉整局比賽。

當時就有很多玩家覺得 LGD 打假賽,恰好又出了這個新聞,所以國內原本就對于 LGD 戰隊輸掉決賽存在質疑的輿論氛圍又一次被帶動了。

打開 B 站,你會看到好多人都在賽后對錄像做賽后分析,意圖證明 LGD 戰隊打假賽。

那陣子好多文章都在分析 LGD 戰隊到底有沒有假賽,一個個分析的頭頭是道,最離譜的是到現在都還有人在寫相關的東西,有一篇文章里居然還用了我和我同事一起看比賽的照片。

我當時就給氣樂了,不說這圖里算上拍攝者的腿有 5 個人,我們要是真獲利了 1000 多萬,還擱這兒寫文章呢?

當然,這些文章之所以言之鑿鑿,主要的底氣都來自于 LGD 戰隊教練 xiao8 的前妻在賽后爆料的 xiao8 下博彩記錄。

對于這些記錄,網友們有認可有質疑,可關鍵問題是,它們都無法在法律上成為 “ LGD 在 Ti 總決賽上打假賽 ” 的證據,因為這些只是 xiao8 之前的個人行為。

所以今天我也不是想對這件事情進行一個蓋棺定論,而是想把我了解到的一些關于博彩、電競行業的信息給大家進行分享,相信各位看完會有自己的一個判斷。

博彩和電競

之前我曾經寫過一篇關于 DOTA2 博彩的文章( 鏈接在這→打假賽,下博彩,游戲演員們一盤游戲就能賺幾千塊。 ),里面給大家講了講所謂的 “ 高分局演員 ” 這個職業。

我認識一個人叫小 M ,他就是做 DOTA2 代練和演員為生的。

演員這個職業簡單來說就是,根據博彩網站代理者的要求,把自己游戲的 ID 改成一個網址,這個網址會導向博彩網站,因此他們被稱為 “ 廣告哥 ” 。

至于如何讓觀眾們看到自己的 ID ,很簡單,就是去排位賽遇主播。

主播在直播的時候不管是擊殺還是被擊殺,都會出現雙方 ID ,這就相當于一次次的 “ 曝光 ” 了。

針對不同熱度的主播,博彩網站代理還會給出不同的 “ 賞金 ” ,比如擊殺主播一次可以獲得額外獎勵、虐泉也可以有獎勵等等。

一些博彩網站甚至還會專門針對主播開 “ 盤口 ” , DOTA2 、 LOL 、 CS : GO 等熱門游戲的主播都在此列。

至于正式比賽的盤口,那更是數不勝數。

和足球等傳統體育項目博彩不一樣的是,電競賽事的博彩下注項目花樣更多,比如哪一方先拿到 10 個人頭, 20 分鐘的時候掉幾個外塔,擊殺總數多少,擊殺總數單雙,比賽能否持續到 38 分鐘等等都可以下注。

對于那些看直播的觀眾來說,看主播、職業選手的操作固然爽,但要是看的同時還能賺一筆錢,那不是更美滋滋?

就這樣,選手、觀眾、博彩形成了一個閉環,

雖然任何電競項目都有博彩,但是 DOTA2 和博彩的糾葛卻格外的深,還是那個老問題,因為沒錢。

哪怕官方早就禁止 DOTA2 的戰隊和博彩網站合作了,可事實卻是官方的限制力遠遠不夠。

有人統計過, DOTA2 世界邀請賽的 18 支隊伍中,有 13 支隊伍的贊助商是博彩網站。

也許你會說足球項目里那些隊伍的贊助商不也都是博彩網站嗎?難不成他們都是在假賽?

其實說白了還是個監管的問題,足球賽事有 FIFA ( 國際足球聯合會 )這樣的官方組織進行監管。

而 DOTA2 呢?根本沒有監管,現在存在的所謂電子競技官方組織,都只是某些大資本的傳聲筒而已,完全起不到任何監管作用。

光是現在就有三個所謂的電子競技聯合會,沒有從屬關系▼

不像隔壁的 LOL ,騰訊對于選手打假賽這件事情從來都是嚴懲不貸,抓到一個就永久禁賽一個。

DOTA2 連曾經的國際邀請賽冠軍俱樂部都因為假賽而解散了,曾經的冠軍都只能靠開直播為生。

圖片來源:游久網▼

可現在的情況卻是依舊有人在假賽,甚至比賽雙方隊員都是自己人,一年能獲利 1000 多萬。

因為這些人打的所謂 “ 比賽 ” 根本不是 V 社辦的,V 社沒法管他們,甚至于有些野雞比賽,它的主辦方就是博彩公司,這種比賽是真是假想必大家心里都有個數。

電競博彩的盤子

說完上面這些,我們最后來聊一聊 DOTA2 博彩行業的盤子到底有多大。

前陣子我和小 M 聊了聊,小 M 告訴我,他頭上那個代理前陣子因為涉嫌博彩被抓了,剛剛放出來。

只不過他在這里面的身份并不是高分局演員,而是博彩公司的代理,他的工作就是把單子派到一個個像小 M 這樣的 “ 演員 ” 手里去,等他們打完游戲給他們發錢。

然后小 M 他們就頂著這個代理的網站 ID ,去一次次地 “ 露臉曝光 ” ,吸引觀眾去博彩網站下注。 

只要有人通過他代理的端口進入博彩網站,他就有分成可以拿。

你以為他的分成只有 50 萬嗎?錯,這 50 萬是他純賺到的錢。

根據小 M 的說法,代理請演員打廣告,一盤游戲就要給出幾百上千元,每天晚上代理都要刷掉好幾個限額轉賬 5 萬元的賬號。

他這個代理只是這些大型博彩網站的其中一個,而且還只能算是小代理,但就這一個代理的流水,一年就達到了 2000 萬。

到了最后,不管是代理還是演員,都恰得飽飽的,那么問題來了,他們這些錢是從哪里來的呢?還不是從這些去博彩網站賭博的觀眾身上薅出來的。

我們經常能看到新聞里說有人沉迷網絡賭博輸了幾十萬上百萬,你以為這只是個例,卻不知道這是常態,光是去搜索一下你就能搜到幾十上百條新聞,還不帶重樣的。

像是我們在抖音、微博等地方看到的那些博彩廣告,他們也都分屬于不同的代理,那些人的盤子更大。

不管在什么新聞下面,我們都能看到博彩網站廣告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出現。

一個代理就有 2000 萬的流水,這還只是博彩公司給他們的分成而已,根據我的了解,一般博彩網站給這些代理的 “ 抽水 ” (從他的端口進入的人)一般只有百分之幾,那么這博彩網站整個的流水又該有多少?

究其原因, DOTA2 這游戲推出這么久,其實近些年一直都沒有什么新鮮血液注入,玩游戲的總是那么一批人。

隨著年紀增長,玩游戲的越來越少,云玩家越來越多。

這些云玩家大多只有在有比賽的時候會抽空關注一下 DOTA2 ,或者看看自己喜歡的選手直播。

當他們不再滿足于只看比賽的時候,博彩的盤子自然也就越來越大了。

電競行業的薪水

眾所周知現在社會對于 “ 職業選手 ” 認可程度是越來越高了,電競行業這個盤子越來越大也是事實。

一邊打游戲一邊掙大錢,興趣事業兩開花,美不美?當然美。

可是真正那么 “ 美 ” 的永遠只有能夠出現在各大比賽的現場,出現在各大直播平臺前端的那么一小撮人。

那些頂尖職業選手拿著高額工資,擁有龐大的粉絲群體,是許多玩游戲的年輕人想要成為的樣子。

可實際上在這個圈子里的大部分職業選手,都是揣著電競夢來到這個行業,最終卻默默無聞。

之前小發采訪過一個 DOTA2 職業選手,他叫老 K ,他在讀書的時候沉迷 DOTA2 ,畢業后沒日沒夜地玩了一陣子,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國服前 100 名。

隨后老 K 進入了一個國內知名二線隊試訓,去的第一天,老 K 就被戰隊負責人告知這里沒有傳統勞務合同,也沒有什么五險一金,只有合作合同。

相當于俱樂部雇傭你打游戲,每個月給你發工資。

合同的條款絕大多數都是對俱樂部有力的,比如 “ 不服從指揮一次警告兩次開除 ” ,說白了就是個合約期三年的 “ 賣身契 ” 。

老 K 回憶當時的作息表▼

老 K 自己多少不方便透露,但他告訴我他這個二線隊下面還有個青訓隊,里面的小孩一個月只拿 2 、 3K 的都有。

那些頂尖職業選手,別看一個個轉會費幾百萬上千萬的,實際俱樂部會支付的工資其實并沒有那么多。

根據小 M 透露,現在國內 DOTA2 只有少數幾個頂尖職業選手能有上百萬年薪,很多知名一線隊的選手都沒這個數。

主要原因還是因為 DOTA2 這項目是真的窮,官方對這個游戲的電競化一點也不上心,也沒有相關的組織來促成商業合作、比賽等等。

像《 英雄聯盟 》這種職業化非常正規的項目,由于有穩定的冠名、贊助,所以選手的薪水自然也更高。

DOTA2 選手的主要收入還是來自于比賽的獎金,可因為疫情,最近兩年比賽很少,選手自然也就沒啥額外收入了。

可是對于那些二線隊來說,高獎金的比賽他們基本是沒法參加的,那些小比賽的獎金分下來也沒多少錢,于是就只能選擇假賽。

之前小發采訪二線隊職業選手的時候,有個叫 Sam 的職業選手就提到,他遇到過隊友問他要不要一起參與假賽,一場比賽就可以拿到十倍于一個月工資的回報。

Sam 拒絕了,他只想認真打游戲。

隊友笑他道德包袱太重,只是現階段為了生存嘛,又不是以后都這樣了。

可是 Sam 覺得,這種東西只有零次和無數次,嘗試過賺快錢,以后就走不慣正常的路了。

最后總結

說了這么多,想必各位心里已經有了自己的判斷。

博彩行業對于電競的滲透遠比我們想象的要深,而它之所以能夠如此肆無忌憚,靠的就是資本。

可是歸根結底,這些資本的來源終究是那些賭徒們,這些人之中甚至有很多人,像熬夜看比賽的我們一樣,曾經也熱愛著這款游戲。

不管是想賺錢,還是想為了看比賽更刺激,這些賭徒們投入的每一分錢,都會成為蠶食這個行業生命的蛀蟲。

賭博的危害究竟怎樣已經被太多人說過太多次了,我再多說也沒什么意思。

只是希望各位不要對博彩抱有僥幸心理,覺得沾一下就沒事,也許你能贏一兩次,但捫心自問,在贏了之后能輕易罷手的又有幾個人?

到最后,還不是兩手空空。

 
標簽: 電競
免責聲明:本網內容轉載自其他媒體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如若本網有任何內容侵犯您的權益,請及時聯系我們 uqihui@foxmail.com,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處理完畢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市場有風險,選擇需謹慎!此文僅供參考,不作買賣依據,投資者若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 
更多>您可能也感興趣:

推薦
熱點
圖文
網站首頁  |  關于我們  |  聯系方式  |  使用協議  |  網站聲明  |  網站地圖  |  排名推廣  |  廣告服務  |  積分換禮  |  網站留言  |  RSS訂閱  |  違規舉報
晉ICP備19011392號
 
把腿抬高我要添你下面口述
<dl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font id="nlrtj"></font></output></dl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font id="nlrtj"></font></delect></dl>
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font id="nlrtj"></font></delect></dl><dl id="nlrtj"></dl><video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<noframes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output>
<noframes id="nlrtj">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dl>
<noframes id="nlrtj"><video id="nlrtj"><output id="nlrtj"></output></video>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video id="nlrtj"></video>
<output id="nlrtj"></output>
<dl id="nlrtj"><dl id="nlrtj"><delect id="nlrtj"></delect></dl></dl>
<dl id="nlrtj"><dl id="nlrtj"></dl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
<dl id="nlrtj"></dl>